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贵阳甲肝事件调查问题水是疫情暴发的主因

时间:2019-07-14 01:31:0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贵阳甲肝事件调查 “问题水”是疫情暴发的主因

“右手好像有些痛,要不输左手吧?”张涛(化名——注)熟练地挽起袖子,有说有笑地看着护士将药物缓缓输入体内。

20多天了,这名贵阳学院中文系的大学生两只手臂上的针眼多了起来,他和医生、护士也“熟悉得成了朋友”,可以开开玩笑。

同病房的两名校友已痊愈出院,3个星期的隔离期已经结束 ,他和病友们获准可以外出活动了。以往在同一个篮球场上龙腾虎跃,而今却在“放风”时在医院大门处遇见,这让他们有些尴尬,又有些不安。

在贵阳第五人民医院的传染病房,曾住着张涛的200多名同学。病床不够用了,每间病房都加了病床,过道上也住上了病人。

一场突然袭击贵阳的甲肝疫情,改变了这群20岁左右的大学生的生活。

“学校暴发甲肝”的“愚人消息”成了真

2月24日,张涛和贵阳学院的其他大学生回到了校园,跟往常一样,室友凑钱喝着5元钱一桶的“竹源”牌桶装饮用水,没有饮水机,就直接从桶里往杯子里倒。

宿舍本住8人,实际住了4人。他们不到一个星期就会喝完一桶水。

没多久,有人腹泻,随后,几个同学都开始拉肚子。有时,哥们儿之间也需要抢厕所了。

这个不好意思告诉别人的烦恼像风一般刮过贵阳学院的校园。张涛所在的大班有145名同学,其中五六十人拉肚子——这还不包括那些碍于面子而隐瞒的女生。

一批一批学生陷入腹泻麻烦,学校很快注意到问题的严重性,组织学生检查。张涛和其他同学排着长队到学校医务室免费检查,医生诊断为感冒。治疗了几天,他们的症状毫无缓解,依然腹泻,小便也比平时黄很多,不想吃东西。

3月31日,学生中出现“有人得了甲肝”的传言。有人恐慌,更多的人则不以为意:不是曾有人得了白血病吗?近万名学生,有一两个人得甲肝很正常。

4月1日,校园中出现“学校暴发甲肝,你快回校来打针”的短信,很多人把这当成捉弄人的愚人节信息,一笑删之。

随后两天,越来越多的人被确诊甲肝的传言让张涛坐不住了。他去校外的两家私人诊所看病,结论仍是感冒。4月5日,学校医务室医生坚持认为他是感冒。第二天,他被确诊为甲肝。

事实上,3月31日,贵阳学院已有两名学生被确诊为甲肝。确认疫情后,次日,市卫生局组织有关人员赶赴贵阳学院调查处理,发现可疑病人16例,初步确定为甲型病毒性肝炎……4月22日,贵阳市共报告甲肝病人351例,确诊330例,疑似21例,其中贵阳学院确诊202例。

“问题水”是疫情暴发的主因

一开始,矛头就指向了竹源牌桶装水。

“贵阳市甲肝疫情处置领导小组”的专家论证,贵阳学院甲肝疫情病例对照调查结果显示,就餐地点、食用食物种类等因素与疾病发生无流行病学联系,与竹源牌桶装水有流行病学联系,是造成贵阳学院甲肝疫情暴发的直接原因。

卫生部中国疾控中心5名专家组成的专家组核查后,再次确认饮用竹源牌桶装水是造成疫情暴发的主因。

57岁的竹源天然矿泉饮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刘芸并不同意这个结论。“公司的取水井深达172米,周边24户人家也喝这水,并没有发现感染甲肝,我们自己的企业大楼喝的也是自家品牌,也没有发现一例感染者。”

他说,市面上的“竹源”水检测不合格,但他们在出厂时的检测却一直合格。另一方面,水的生产企业和销售单位仅仅是买卖关系,卖水者可能背着水厂装入不合格的水。他由此认为,即便是竹源牌桶装水有甲肝病毒,也有可能是流通和销售环节出了问题。

在有关报告中,专家分析认为:贵阳市属喀斯特岩溶地质,地质结构和地下水系较为复杂,2月下旬为历史罕见的雪凝灾害天气末期,凝冻融化,加上同期为持续阴雨天气,地表水渗入或地下水污染导致贵阳竹源天然矿泉饮料有限公司的水源在2月下旬至3月上旬期间受到污染。同时该厂在生产过程中消毒不严,成品水质量达不到卫生标准要求。人们饮用竹源牌桶装水是造成此次甲型病毒性肝炎疫情的直接原因。

4月28日,贵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熊模平表示,认定竹源牌桶装水是造成此次甲型病毒性肝炎疫情的直接原因,并不意味着完全排除其他因素致病的可能性,“基础卫生设施差致病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问题水”为何能进入校园

在采访时看到,一个“竹源”空桶仍然摆放在贵阳学院一区8栋221室里。

“QS”标志赫然印在显着位置,这意味着,该水通过了QS国家食品标准认证。对学生而言,这个标志足以让他们放心畅饮。

楼层低的学生,凑5元钱,就能到卖水点扛回一桶水。如果楼层高,自己懒得扛,另凑1元钱,就会有勤工助学的学生代劳。为此,勤工助学者每天能有30多元收入。

贵阳学院2004年才由两所专科学校组建而成,学生总体上并不富裕,但6元的价格已属于让他们满意的低廉价格。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喝的水,在贵阳学院环星后勤服务公司与“竹源”公司几年前签订的直销协议书中约定的价格,低至2.8元一桶!协议约定,包括瓶盖、瓶贴、收缩膜、周转桶等,也由环星公司自备。该协议并未续签,但一直是照此执行的。

如此超低价格的桶装水,谁能保证其质量呢?出事之前,知情者并未发出疑问。

另一方面,“竹源”水在贵阳学院的市场远大于其竞争对手“葡萄泉”等。数以千计的学生消费“竹源”水,背后的利益显而易见。

谁让贴着“QS”标志的“问题水”顺利进入校园?

联系贵阳学院宣传部两位负责人,希望能通过他们的接洽,采访学院分管后勤的领导,却因“对方开会”而未能如愿。

宣传部领导说,该学院的地盘以前是环星公司的,修建学校后,环星被纳入学校管理。

这位人士同时表示,学校并没有强迫学生必须购买“竹源”水,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而“竹源”水也具备销售的“通行证”。

如何确保校园卫生

“竹源”水成为众矢之的后,校园内1500毫升的瓶装水由2元涨到2.5元。对更多的人来说,学校的变化是变得更整洁了。

事件之初,有自称贵阳学院学生的人在上发帖——《贵阳学院甲肝事件引发的思考》,声称许多师生都认为竹源桶装水不过是替罪羊,食堂才是真正的作恶者。

这位友写道:说到消化道传染,自然让人想到学校食堂。贵阳学院的两个食堂,由同一经营者承包,不但缺乏竞争机制,也没有良好的监督体系。年年卫生部门检疫不合格,年年均未见到任何整改。学生食堂内的卫生环境十分糟糕,苍蝇、污水、异味直叫人摇头,饭菜中吃出的异物花样百出。面对如此恶劣的卫生环境,学校师生怨声四起,曾多次向上级部门反映,每次都是不了了之。

就此向贵阳学院宣传部部长徐晓凤和副部长孙德高求证。他们表示,学校的两个食堂由两兄弟承包,这是两个独立法人,代表不同的公司,他们通过招标取得经营权,符合招标时的游戏规则。

但食堂依然是众矢之的。在校园内随机采访了20人,17人表示,因为学校食堂口味差、不卫生而不愿到食堂吃饭。

截至4月27日,贵阳学院站“你关心的问题”的调查结果为:选“食堂饭菜”者占55.81%;排第二位的是“学院交通”,占 13.95%。

“在后勤社会化的背景下,高校对食堂没有补贴,经营者自己投入,要求回收成本甚至盈利显得‘理直气壮’。”校方人士称,“学校只能在加强管理的同时,要求经营者凭良心办事。”

有学生说,曾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有污浊不堪的粪水沿路流淌,学生走路都无从下脚。校方人士则介绍说,学校在疏通下水道时,掏出大量卫生巾,“大学生应该养成好的卫生习惯。”

抛却纷争中的是非,令人担忧的是,虽然“生水病菌多,必须烧开才能喝”,“饭前便后要洗手,讲究卫生病魔走”等标语在校园内随处可见,但走进多间男生宿舍,多数是乱糟糟的——即使是暴发甲肝严重的8栋。

尽管医生许诺,甲肝能根治,不必有后顾之忧,但阴影事实上依然存在——当拍照时,感染甲肝的大学生纷纷拉过被子蒙住脸。显然他们并不希望有人知道他们得了甲肝。

“竹源”水的倒下,推倒了更多的多米诺骨牌。如今在贵阳,人们对食品安全的忧虑再度升级。贵阳的饮用水行业遭遇了空前的信任危机,很多家庭和单位弃用矿泉水,烧起了开水。

如何开微店详细步骤
怎么在微信上卖水果
如何微信卖水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建材选购 微店手机版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