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打错小人(小小说)

时间:2019-09-14 07:54:0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在静僻处的一棵老榕树下,张大妈点上一炷香,虔诚地向老榕树拜了三拜。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人形小纸片。这个纸片小人身上写着:老山羊。接着,她便把这小人摁在地上,一边拿起布鞋狠狠地拍打,一边口里念念有词……
原来,张大妈昨天才得知,老山羊是个非打不可的阴险小人!
张大妈的儿子刘君明,是个公务员。他所在的科室,副科长退休了。组织上正物色人选,来填补这个空缺。经过多次的民主推荐,君明的呼声都是。同事们都在等待着,上级的批复下达了,就得疯疯地庆贺一下。
昨天晚饭时分,君明的同事兼好友傅澍,拎着几罐啤酒,一只烧鸡,到君明家做客来了。张大妈好高兴,弄了几个小菜,好陪着这哥儿俩边喝边聊。
啤酒下了肚,说话就多了。傅澍涨红着脸,摇晃着脑袋说:“阿明,今天,我目睹了一桩怪事,你可得注意,要提防小人呵……”
君明给他挟了一只鸡腿,笑呵呵地说:“好,说来听听,你醉了?”
“不,我没醉!今早,我从科长室门口走过,无意听见的……”
傅澍打了个酒呃,接着说:“劳善阳说你坏话了,他对科长说:‘科长呀,真想不到刘君明这个人……’可惜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只得闪开……”
“你瞧他说话那个调门,不是来说是非那才怪呢!小人,十足的小人!”傅澍愤愤然地说,“君明,仕途险恶,处处有陷阱,你要警惕啊!”
可是,君明却笑着说:“傻瓜,谁都有找领导说事的权利啊,你咋呼个啥!”傅澍感到纳闷:火烧眉毛了,君明还那么轻松、潇洒,真怪!
张大妈听着这哥儿俩这么聊着,心里就焦急起来,儿子犯小人了!为了儿子的前程,她决意要去打小人。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早上,张大妈打了小人,就打道回府了。今日是星期天,君明一早去拜见准岳母,她独自呆在家。
忽然,门铃响了。来客是个中年男子,还有一位老妇人伴随着。
“我是君明的同事——劳善阳,这是我老妈。来拜候您!”来客自我介绍。
“老山羊?!”张大妈吃了一惊,情绪复杂,表情尴尬。
毕竟过门都是客,她还是让他俩进屋、招呼坐下、递来茶水。
“我们是来道谢的,”劳善阳竟然向张大妈一鞠躬,然后说,“上个月,我老妈得了急病,非做手术不可,否则危及生命。我正为筹集医疗费而发愁的当儿,君明知道了,二话不说就给我送来5000块救命钱……”
他老妈激动握着张大妈的手说:“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
劳善阳还说:“想不到君明这个人对同事那么热心,叫人感动啊!昨天我也这样对领导说了。至于那5000块钱,日后我保证如数归还……”
张大妈连忙摆摆手,说::“不急,不急,先给大娘补补身子吧!”
临走时,劳善阳说:“君明回家,代我向他致谢。我姓劳,劳动的劳,名叫善阳,善良的善,太阳的阳……”
张大妈送了这母子俩出门,心里就暗笑起来:“原来不是老山羊哩,哎呀,我今早打错小人了!幸亏打错了,要不就冤枉了好人,那才是罪过啊!”
过了几天,傅澍又家来了。他神情愧疚,把张大妈拉到一旁,悄悄地说:“大妈,你帮我去打个小人,好吗?”
“打谁?他害着你什么了?”
“那小人叫傅澍,他捕风捉影,诋毁同事,影响团结。你要狠狠地打……”

共 12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心口皆是是君子,心口皆非即小人。捕风捉影,诋毁同事,说他人是小人,自己却是一个真小人。小说虽短,却悬念重重,结局出人意料。欣赏,问好,欢迎来稿。【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1-10 15:27: 5 心口皆是是君子,心口皆非即小人。捕风捉影,诋毁同事,说他人是小人,自己却是一个真小人。小说虽短,却悬念重重,结局出人意料。欣赏,问好,欢迎来稿。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1-01-10 21:11:14 短小精悍,立意深刻! 喜欢文学、音乐
 楼 文友: 2011-01-11 21:20:56 多一句嘴

小小说靠故事情节赢人,语言精练得几乎是“捞干的”,人物不需要或尽可能地少描写,大都是在读者心 上猛扎一刀,产生震撼。我学着写了一篇小小说,发表在《微型小说选刊》2010年第6期,把它献给楼主,权当是抛砖引玉吧!

听 房
(小小说)

赵二能挖空心思,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咋也弄不明白:跃进跟巧妮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为啥40年后此终成眷属?
来喜他爹牛万顺跟巧妮她爹高国强是光屁股玩大的铁哥们儿,两个人穿一条裤子还嫌肥。两家只隔着一堵墙,拆了这堵墙就是一家人。就这样一桩木板上钉钉子的婚事,说吹就吹了。为啥?谁也说不清。
自古山不转水转,水不转路转。多年后,牛万顺跟高国强都驾鹤西游去了。来喜死了媳妇,巧妮亡了丈夫,这两个分道扬镖40年的恋人又转到了一起。正如钱钟书先生所说:黄昏恋就像“老房子着了火。两个人立马去找赵二能做主婚人,要梅开二度,找回失去的青春。
当地的习俗是完婚第2天会亲家,就是两家亲戚在一起吃顿饭。赵二能知道过去这两家人有隔阂,暗暗叮咛自己;明天说话务必谨慎,当着瘸子不说短,当着麻子不说坑。然而,要回避那些敏感的话题,首先就得弄清40年前牛万顺跟高国强到底是为啥崩的。赵二能瞅了一眼墙上的电子钟,10点刚过,便踏着月色出了门。
赵二能跟来喜家住得不远,下了坡拐个弯就到了。
来喜跟孩子们吃在一起,住却是分开着的。一大家人,男女老少搅在一起他嫌不方便。老伴去世后就他自己,一个人独门独院,倒也自在。今晚洞房花烛,喜跟巧妮两个满脸褶子的老家伙,看没看像,聊没聊头,年轻人绝不会来闹房。来凑热闹的无非是几个本家的同龄人,抽两根烟,吃两颗糖,不咸不淡地扯上两句就拍屁股走人,10点才过就关门闭户了。
赵二能正要敲门,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他觉得来喜跟巧妮都60出头,八成象赵本山小品里说得那样:老苞米煳熟了更香。好奇心驱使他绕到屋后,找了块石头站上去,掂起脚尖,探着脖子从窗户朝屋里看。
窗户正对着屋里的床,这一看还真有新发现。来喜跟巧妮面对面盘腿坐在床上,膝盖碰着膝盖。四目相对,脉脉含情,头发,眉毛、耳朵、鼻子、全身上下到处都洋溢着喜兴。
来喜攥着巧妮两手,轻轻地柔柔地摩挲着。一缕细细的涓流顺着他嘴角涔涔滚淌下来。巧妮两眼眯成了一条线,“哧”地一笑,从他手里抽出一手给他擦去口水,老脸上飞过一片红晕,说:半天了,还没看够?
来喜“嘿嘿”地笑着:40年了,这一会儿就能补齐?
巧妮不无埋怨地:还说呢!怨谁?
你说怨谁?
怨你爹,抠 唆指头!
来喜笑了:我爹过日子仔细。
他就是太仔细了,一袋烟把我仔细给了别人。
咋回事?你说清楚。
巧妮不无哀怨地: 69年春上,我爹跟你爹在八亩半耕地,你爹躲到地那头吸烟。我爹见了也想吸,还没走到跟前,你爹掉屁股就跑,把我爹气得眼泪巴巴的。你说,这么抠门儿的亲家,咋搁?
“嘿——”来喜一拍大腿,说:果不然你爹就是因为那一袋烟结的怨。我爹吸的不是旱烟叶子,是他那破袄上的烂棉花。
你爹咋不说?
咋说?说得出口吗?
刹时泪水便从巧妮眼眶里涌出来,一头扑进来喜怀里,两个人抱头大哭。哀哀的哭泣穿越40年的时空,带着时代的沧桑,沉痛的怨愤,在这茫茫夜色里忧忧地回荡。
片刻之后,来喜抹一把鼻涕,止住了啜泣,说:我得替我爹把这事给你爹说清楚,不然这二老在地下也和睦不了。便从兜里掏出一包香烟,把20支烟全都倒出来攥在手里,另一手在口袋里摸索。所有的口袋都摸遍了,啥也没摸着。他自言自语地:明明放在了口袋里,咋就——哦!他想起来了,说:一定是二楞那小子点着烟顺手把打火机装进自己兜里了。
巧妮说:算啦!明天再说吧!
不行,40年了,为这事我爹憋屈了一辈子。
没打火机咋弄?
来喜不言语只顾翻箱倒柜地找。
巧妮禁不住喊了声:爹——一头栽到床上呜呜大哭。
赵二能鼻子酸酸的,眼睛湿润了,悄悄地从石头上溜下来,急匆匆朝八亩半奔去。 山西省作协会员,中、短篇小说多次发表于山西《黄河》及《小说选刊》7 109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
小孩中暑的症状
小儿口舌生疮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