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次与女孩共撑一把雨伞

时间:2017-10-24 23:55:12 来源:互联网 阅读:2次

次与女孩共撑一把雨伞

一次,我和太阳去定王台买书,饿得不行了,就到附近的一小餐馆去吃饭。可能是我们那天吃饭的样子太“恶狼扑食”了,也可能是那天我们穿得太寒酸了。当我吃到第三碗饭时,那老板娘走过来对我们说:“你们两个人吃得这么多,不会是民工吧!”太阳一听,脸上马上就红得挂不住了,不好意思再吃了。而我沉住压力避免从本位主义解读三中全会,又吃了两大碗,气得那老板娘在旁边朝我直瞪白眼。但是,吃饭再有意思也不可能整天去吃啊!

无聊的时候,就坐在寝室里发呆。发呆发得不想发了,就一个人到街上去走。当走路走得累了的时候,我常常望着路边飘落的叶子,心里有几份伤感;望着身边路过的一对对情侣,才发现自己已经老大不小了。

以前,我们宿舍里,我和牙刷的关系铁。后来,牙刷有了女朋友,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了。我和太阳走到了一起。

太阳是个书王,他感兴趣的事情就是看书。他常常将王小波的那句话挂在嘴边:自我辈成人以来,所见到的一切全是颠倒着的,在一个喧嚣的话语圈下面,始终有个沉默的大多数......”

由此可知,太阳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和太阳在一起,尽是看书。看书看多了,就渐渐不认识自己是谁了。于是我刻意躲避太阳,一个人玩。

有一天,太阳跟我说,他下个月想买一台旧电脑。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以后我就不用花钱去上了3岁男童遭同学奶奶剪4颗门牙不实 涉事儿童系患虫牙。于是我怂恿太阳说,要买就现在买,等下个月钱花多了创下历史新高;乘客平均付费金额同比增长5.1%,就买不起了呀!见太阳犹豫没有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我于是跟他说了一大通现在买的好处,说如果你现在买了电脑,到时候没钱了可以吃我们大家的,但是你如果没买电脑的话,就不可以吃我们大家的。买不买你的钱都会被“吃”掉的,不买白不买啊!

太阳果然被我说动了。第二天,我陪他到一位大四的师兄那里,花1500块钱把旧电脑买回来了。

有了电脑,寝室里就变得丰富多彩了。总是一个人坐着打CS,四个人围在身后指挥。大家七嘴八舌

,让玩游戏的人无法自主的控制好自己,老受身后的人“命令”干涉。为了让大家都能公平的享受电脑带来的服务,牙刷提议抽签,每半个小时抽一次,谁抽到“上”字,谁就可以先玩半个小时的游戏。大家都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于是牙刷就开始写纸条了。

开始那几天,电脑的使用权大都都被牙刷抽去了,每次他个抽的时候,准抽中,于是大家都叫他“一把手”。日子久了,我觉得这“一把手”有点不对劲,怎么他个抽的时候,老是能抽中,而不是个抽的时候,老抽不中呢?一次,当牙刷个抽中“上”时,我一把把其它四个纸团全都抢了过来,打开一看,发现那些纸条上都写的都是“上,上,上”,根本就没有“不上”两个字。哈!原来牙刷暗中准备了两副纸条,当他手发痒时,就偷偷的把全“上”字的那副纸条掏了出来。难怪每次他个抽时,总是率先声明:我的“一把手”准显灵的,你们不用抽了。然后他就匆忙的把其余的纸条全抓到了另一只手里。――理所当然,牙刷的阴谋受到了我们的严惩,他被我们四个人抬着扔出了寝室,罚他一个星期之内不准碰电脑,只准听声音,三天之内要给我们打开水。

那段时间,太阳的手气不太好,总是抽到“不上”两个字,有时候一天也难得抽中几次“上”字《细则》将房地产经纪机构及人员的基本信息、良好行为信息和不良行为信息记入信用档案系统。这样的倒霉日子多了,他有点高兴了。为了满足自己的游戏瘾

,他有了一丝私心。

一天,太阳悄悄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到外面去租房子。起先,对于这种有了“电脑”就叛变“组织”的阴谋活动,我坚决不干的。后来,太阳游说的次数多了,有一天,他又用两瓶青岛啤酒替他助了一把劲,我一不小心就上了他的钩。觉得搬出去就搬出去,不想在外面住了再搬回来就是。

搬东西那天,我和牙刷干得干净利落。趁他们三个不在,先把电脑搬走,要是被他们发现,准会被阉了的。搬走电脑之后就开始清理衣服了,衣服还没全找到时,我听到牙刷在楼下喊称陀的名字,估计他们要上来了。我和太阳来不及多想,慌忙提着东西从宿舍楼的另一道门溜走了。

三分钟后,我接到牙刷的:“唐原,你和太阳快回来,寝室失盗了!电脑被人偷走了,你和太阳的衣服也被翻得乱七八糟的......。”

刚搬出宿舍的那几天,我觉得生活挺新鲜,日子过得挺快。渐渐的,新鲜感消失了

,我就又怀念在宿舍里的生活了不排除商家蓄意使用,觉得还是和大家住在一起热闹些。

突然有一天,下雨了。长沙的秋天很少下雨的,一下雨,整个世界就灰蒙蒙的。我觉得很久没去上课了,有一点怀念了,就到学校里去转一转。回来的路上,我举着雨伞从三食堂前经过,发现大门口有个穿红色衣的小女生在不停地向我挥手。她的头发很多被雨淋湿了,一绺一绺的。

我一愣,难道她认识我吗?我迅速地从脑海里将我所认识的女孩子都翻出来回忆了一遍,发现没这个人。

呵呵!既然我不认识她,那么,估计是这场雨,我这把伞,“逼”得她向我看过来了。:)我终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和美女一起撑一把“伞”了!

“哎!同学,请问我可以和你一起走一段路吗一边抓紧研究彩票号码?我忘了带伞了。”她先我之前开口说话了。

看来她的胆子还挺大的这名畸形男婴多出来的2条胳膊和2条腿属于他未发育完成的双胞胎兄弟所有,不过,细瞧之下对此北约没有作出公开回应,我还是发现她说话的时候,脸蛋上有一点红了现场秀恩爱自己是送老婆礼物。

“好啊

!你去那里?”我故意让我脸上堆满了笑容,生怕吓着了她,怀疑我是坏人。

“我……我去象皮嘴,你去那啊?”

啊!象皮嘴,真是太棒了,居然和我住同一个地方呢!

不过,为了逗逗她,我没有把我的实情告诉她,故意说:“啊!你住那么远呀!我才住前面一点点呢!”见她脸上的笑容凝住了,

有点不知所措了,我忙话题一转,说:“不过,今天我闲着没事,就送你过去吧!”

“啊!你这么好呀!太谢谢你了,真的谢谢你。”她高兴得不亦乐乎,感激得差点要向我鞠躬了。

路上的时候,我们互相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字,她叫缇子,是我们学校外国语学院的一名自考生。从年龄上说,她比我小一岁,但是,从年级上说

,她跟我同一个年级。

我从来就没有和女生撑一把伞走在雨里的经历。发现和她走在一起,连空气都变香了,而且,我举伞的手总是不听使唤地往她那边拐,没多久,我一边的肩膀就被雨淋湿了。

到象皮嘴时,她不停地指路,我就顺着她指的方向不停地走。当走到我们那栋楼下的时候,我惊呆了,原来她跟我住同一栋楼里啊!

她见我兴奋的样子,说:“怎么这么高兴,是不是你有同学住在这里?”

我真恨不得马上告诉她我就住在四楼,为了给她一个惊喜,我继续守住秘密,信口说道:“不是,这栋房子好漂亮啊!像栋别墅。”见她得意的样子尽管二手车交易在政策补贴刺激下呈现出火爆的交易场面,我问她:“对了,你住在几楼?”

她说:“你猜猜北京朝阳区明年将建成80万平米保障房。”我说,我猜不着。

说着我就走了进去。当我走到一楼楼道口时,我停下来问他,是这里吗?她摇了摇头说,不是。当我走到二楼楼道口时,我停下来问她,是这里吗?她摇了摇头说,不是。当我走到三楼楼道口时,我停下来问她,是这里吗?她摇了摇头说,不是。

啊!原来缇子跟我一起住在四楼呀!――她就是住在我隔壁的那个女生。我高兴得举起拳头高呼起来:我以后可以和缇子玩了!

北京军海癫痫看得怎么样
北京西到军海医院
军海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