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渔舟玛尼石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7:06: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这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之所以现在想起来写这个故事,是因为近翻找冬衣,看到了一件收藏已久的藏式棉袄。棉袄羊羔皮里子,深红色绣花绸缎面料,袖口和下摆镶着几道金丝线。这件衣服是我在林芝那一年,小丹增的爷爷奶奶送给我的。  即使随缘,也是很偶然地,在去往苯日神山的路上,我认识的小丹增和他的爷爷奶奶。小丹增的爷爷叫仁青,奶奶叫德庆。  在林芝,我喜欢去的地方是苯日神山。我并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信徒,只是初来乍到,被苯日山浓郁的民俗文化氛围所吸引。开始二嫂要建阿她们几个女孩子陪着我,二嫂也陪过我。后来我便不要她们陪,一个人悠闲的,清静的,自由自在,想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想何时下来就何时下来。其实,我特留恋苯日神山一路上的风景。小路上有棵看上去年岁老大的青棡树,树上挂满迎风飘动的经幡,仿佛有了生命似的,走过很远了,只要还在它的视线里,总觉得这棵树在我的身后目送我。距离青棡树大概有五十米远的巨大石壁上,用藏文雕凿着六字真言,靠下,密密麻麻画了好多个白色的天梯。有块巨石上的六字真言刻凿好以后又涂上鲜艳的油漆。上山的人们老远就看见这些经文了,看见这些石壁上的经文,就等于念诵了一遍六字真言,对雕凿六字真言的人来说是积德,对于看见的人来说就是吉祥。  在石壁上,那个字体的,涂了鲜艳的红油漆的经文是小丹增的爷爷雕刻的。听说他用了快两年的时间雕刻的六字真言。  小丹增是谁?他就是我次去苯日神山上写生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小男孩。  独自去苯日神山上写生,是在我来到西藏林芝过的个冬天。冬天的山水树木比较适合抓住它内在。当天气热了枝叶茂盛的时候,就不容易掌握山水树木的风骨了。所以,这时候比较适合山水画写生。这个季节,太阳光照不到的河流上有些地方还有冰冻。河水日夜不停的流动,同时也不断冲击着那些冰,冰就像有了生命,不断变幻着,不久,那些冰就被流水雕塑得千姿百态。  顺着冰雕玉凿的冰河继续往上走,转过两个弯儿,眼前出现不一样的景色,不远的山坡上,有一片铁青色石头群,远看只能看到大的青石,青石上面雕刻着大大小小的佛、金刚、度母、藏文六字真言,等等;山路是要从巨石群中通过,到了近处仔细看,巨石群至上而下,一直到了河边,河水也是绕过乱石堆,淙淙潺潺流过,不知道是经过了怎样的山摇地动,才形成了如此的巨石阵!我还有一个新发现:从站的这个位置,目光顺着巨石群的指引,向上看,更是让人心灵震撼,那密密麻麻的石头们,展现在我眼中的只是石头的背影,层层叠叠,都被刻画上佛像和经文,一齐朝着山顶统一的匍匐姿势。  我依着路边的一块大石头看呆了,很久没有挪动脚步。  当我收回目光,环顾身边大小各异的石头,却是另一番景象,刻凿在石头上面的图案,仿佛为这些巨石穿上了节日的盛装,鲜艳而耀眼,它们仿佛围着我这个路人在欢呼雀跃,载歌载舞。还有那么多被巨石遮挡着的小石头,说是小石头,只是与房子一般大的巨石相比较而言,这些远处看不到的小一些的石头上也刻凿着佛、度母和气势威猛的法王。如果仔细一点,就会发现,雕凿好了的佛像,根据服饰的需要都涂了一层鲜亮的颜色,六字真言却只有单色的,或者白色,或者绿色,或者是黄色,或者蓝色,或者红色,或者黑蓝色。  刚到西藏,并不知道这些不同颜色的六字真言所象征的含义,对藏文化有研究的同事们耐心地为我解释说明:不同颜色分别代表六字真言的一个发音。嗡:白色之平等智光,净除在天道中之骄傲及我执,断除堕落、变异之苦。嘛:绿色之成所作智光,净除阿修罗道中之妒忌,断除斗争之苦。呢:黄色之自生本智光,净除人道中之无明及贪欲,断除生、老、病、死、贫苦之灾。叭(bei):蓝色之法界体性智光,净除畜牲道中愚痴,断除暗哑苦。咪(mei):红色之妙观察智光,净除饿鬼道中之悭吝,断除饥渴苦。吽:黑蓝色之大圆镜智光,净除地狱中之嗔恨,断除热寒苦。    【二】  那些正在雕凿的佛像,刻凿下来的石头渣还没有清理,雕刻匠只是把碎石块像堆放玛尼堆那样认真摞了起来,雕凿的工具放在上面,匠人已经下山去了。  将要走出石头群,我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个男人正站在一块大石头跟前,专注地在为一行藏文描画红油漆,藏文是:嗡嘛呢叭咪吽。  因为初来乍到,对藏地的风俗文化不太熟悉,当时我不知道他雕刻的经文表示着什么,但我知道既然让一个男人如此细致地在做这些,一定是一件庄严的事情。往山上走必须要经过那个地方。我轻轻从他身边走过,害怕打扰了他的雕刻工作。转过来,我才看见前面不远处的石头上坐着一个阿佳,她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男孩子看上去有两三岁的样子,他有些瘦,黑黑的皮肤,两只眼睛特别大特别亮,眼神流露着儿童特有的淘气。他老远就对我说:“阿姨好!”  我微笑着走近他,弯腰对他说:“你好!”  他仰脸看一眼抱着自己的妇女,然后对我说:“我不好!我刚才叫莫拉生气了”“莫拉”在藏语中是奶奶的意思。  我问他:“为什么呢?”  这时候,胖胖的大姐忍不住笑了,她告诉我说:“不让他去玩水,他趁我不注意,偷偷跑到河边,还差点掉进水里!衣服都弄湿了。我就生气不理他!”  我听着也笑起来。  我在他们面前的石头上坐下,问小家伙叫什么名字。他大声地并且说得很快。我没有听明白。  奶奶说孙子叫丹增拉巴。  “阿姨给你画画好不好?”  一听我要画画,小丹增显得很高兴,马上就要从奶奶的怀里下来。我哄他:“就让奶奶抱着你!阿姨画好了一定让你看。”  “我现在就要看呢!”  “那我就画不出来了。阿姨是要画丹增和奶奶的。”  听我这么一说,他就依偎在奶奶怀里暂时安静下来。我抓紧时间捕捉人物的传神部分,先勾勒小丹增的头像,然后是他奶奶微笑端坐的神态。因为我的人像写生功底不是太过硬,再加上小家伙已经有点不安静,脑袋喝手在动来动去,不等我几笔衣纹画完,他就急着要过来看。我先把写生本给了他奶奶。做奶奶的接过我手里的画看着,高兴得不行。并大声喊叫正在描绘经文的老伴儿。老伴儿停下手里的活儿,从巨石那边走过来,去掉沾满红油漆的手套,接过老伴递过来的写生本。他看罢小丹增和奶奶的画像,用赞赏的目光看着说道:“女画家画得真不错!”  我赶忙解释说自己不是画家,只是爱好。  他要求说:“把这张画留给我们好不好?”  我还没有来得及答应说可以,小丹增抓住本子一下夺了过去,写生本有点重量,他的小手没有抓牢,本子掉在地上,画页也撕破了。两位老人大声地训斥着孙子。小丹增觉得自己又做错了事,看来还是很严重的错事,他“哇哇”大哭起来。  小丹增本来不会再哭了,都是因为我过来扰乱。我抱着小丹增,一边给他擦眼泪,一边说:“阿姨再给你画画,不哭你就是好孩子!阿姨给你画好多好个丹增拉巴!”  他渐渐停住了哭泣。小脸蛋上再也没有刚才那阳光般的神情了,很乖,一动不动站在那里让我画。想不到一个小孩子自我克制能力这么强!我不由得对面前这个小男孩另眼相看了。我还把那张撕破的画拼好,又照着临摹了一张,连写生本一并送给了他们。  分手的时候,他们夫妇两一个劲地说:“谢谢!谢谢!孩子淘气,真是不好意思啊!”  说实话,写生稿是要保存下来的。但今天是特殊情况。    【三】  离开小丹增他们,我又往山上找寻能入画的景物,把入画的景物画在了写字的笔记本上。一直到下午五点我才下山。小路上的尘土很多,走进山脚下的村子,我的裤子还有鞋子上满是灰尘。当时,比日神山下的这个小村子还很破旧,路也不是现在的水泥路面。路面不但尘土多,到处还坑坑洼洼的。刚刚走进小村子,我就看见小丹增了。他叫着“阿姨”,一边向我跑来。他只管跑,又不择路,快到我跟前还差点摔倒。我赶忙迎上去,把他抱住。  小丹增的奶奶站在路边一脸笑意地看着我们。  原来丹增和奶奶已经在此等我很久了。大姐还担心我是不是从大路去了。她一定要我到家里喝茶。我不好推辞,只好答应了。  小丹增的家不远,从路边的坡路上去就到了,那位雕凿经文的小丹增的爷爷站在大门口与邻居说话。进了大门,丹增的奶奶首先忙着给我打扫身上的灰尘,很快又端来热水让我洗手。  这是新修建的藏式院子,从里到外整洁讲究,一尘不染;客厅的藏式装饰和摆设,无一不充满一种民风民俗的沉稳和厚重,阿加德庆还带着我去了她的家庭经堂,给我一一介绍神龛中端放着的神像,一股浓浓的藏香味道在神秘的经堂萦绕。  家里只有他们老两口子带着孙子。  先是坐下喝酥油茶,紧跟着就是吃饭。小丹增还要我喝他的“娃哈哈”饮料。这一天,我受到小丹增和他的爷爷奶奶的热情款待。闲聊之中,我了解到,小丹增的爷爷——大哥仁青(藏地称呼是在前名字在后)是个退休的文化干部,阿加德庆(阿加:藏语大姐的意思)退休前是小学教师。他们有三个孩子,小的也参加工作了。丹增的爸爸妈妈都在昌都工作。老大哥的普通话说得很好,不注意你会把他当成久居西藏的汉族人。后来我才了解到,他是咸阳民族学院代大学生,早参加工作也是在咸阳民族学院,他是九十年代回到家乡林芝的。在咸阳那些年,他还学会了很多陕西方言:乡党,嘹砸咧!美地太!等等。  我听着这个藏族老哥的陕西话忍不住笑起来。当知道我是陕西人,他看上去更是高兴,还说难怪一大早上山,有喜鹊在路边树上对着他叫呢,原来是要遇见陕西的乡党。大哥说他两个地方,个是西藏林芝,第二个就是陕西咸阳,可以说,咸阳是他的第二个故乡了;他还给我说自己一贯欣赏中国水墨画,退休后已经在学习中国书法,有机会打算跟我切磋。    【四】  我就是这样认识了小丹增和他的爷爷奶奶。  大哥仁青还开车载着阿加德庆和小丹增,专门来看望我,这件棉袄是春节时,他们送过来给我的,说是阿加德庆订做棉袄的时候,也为我做了这么一件。收到这么贵重的东西,虽然我也赠送了两幅字画给大哥仁青,但总觉得赶不上他们给我的贵重的礼物,我心里始终忐忑,不知道怎么回报他们。  这之间,我只要是去苯日神山写生,都要去看望小丹增和他的爷爷奶奶。大哥仁青那描绘上红色油漆的六字真言,远远看去,一路上的风景相比之下都逊色不少。因为那鲜红的经文有一种说不出的庄严。听说大哥仁青又在另一块巨石上开始雕凿释迦佛,佛像需要的时间至少要两年。  不巧的是,因为工作调动,我离开林芝到了拉萨,换了手机,找不到大哥仁青与阿加德庆的联系电话,就与他们失去了联系。  过了半年,我回到林芝看望二哥二嫂他们,决定去苯日神山转山,顺道拜访大哥仁青。我一早就上了山,经过山下这个村子时,天刚亮。从山上下来,才是中午十一点刚过。我来到大哥仁青的家。走到他的家门口,发现他家门口的地上,用白灰画了一个很大的图案,并没有想到图案所代表的含义,想不到的是,那位可敬的大哥仁青病逝了,他雕凿经文的时候就已经病了,但他是个刚强的男人,精神头看上去也不错,外人并不知道他的病情有多么严重,就连老伴儿德庆也被他瞒哄过去了。  我与阿加德庆坐在她家客厅垫着卡垫的座椅上,相对无言。我不知道怎么安慰阿加德庆好了。  小丹增长高了许多,他已经上幼儿园了,依偎在奶奶怀抱里,也不说话,之手大眼睛偶尔抬起来看看我。  阿加德庆拉着我的手,眼里含着泪水给我讲了老伴临终时难舍难分的情景。  唉!这诺大的院子少了一个那么重要的人,一下子显得格外冷清和凄凉。  离开林芝时,我专门去跟阿加德庆告别。没有见到阿加德庆和小丹增,她的家门锁着,在门口晒太阳的邻居告诉我,小丹增和奶奶都到昌都去了。  睹物思人的心情所致,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去苯日神山,我从石头群中经过,远远看到大哥仁青在专注地雕凿释迦佛…… 共 45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
云南哪家治癫痫专科医院好
癫痫病女性患者如何避孕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建材选购 小程序开发报价表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