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思忆走廊

2018-10-12 22:53:33
思忆走廊 一 八大山人的鱼和鸟,会让我想到卡夫卡的眼睛,一样凝神的透射目光。偏偏是二者在宗族社会发展到毫无生气和工业大爆炸的晦暗世纪中,给时代刻下清晰的印象。在教人平庸的时代,冷漠或狂放都是反叛,一种摆脱常规的姿态。 “否定”是怀疑,“肯定”易入偏执;我们能确切指出那已经错的,但不知道暂时对的何时会走向它的反面。否定比肯定容易,但难在坚持,前面提到的二者做到了。 二 艺术家往往是完美主义者,他们想一夜把世界扳到合乎理性的轨道来,殊不知现实世界才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若真如他所想,便又没意思了:阿基米德手拿王冠,并没把它看得比石块更好玩。 宗教的童年也是天真烂漫的,象征先民对生的热望、对天国的理想,你看海亚姆那热情诗篇,和敦煌石窟的佛教壁画,绚烂如珠!渐渐的失去生气,为世俗利用;渐渐的入了“异端”了。 三 读帕斯卡尔像是和上帝本身对话;读蒙田是听智者坦陈肺腑;培根呢,售卖社会哲学的讲师。喜读前者的逸趣精微,继之是去功利的,喜读末者的重现世行动。调换读者的菜谱,取有余以补不足?不可,那便是对不起读者,亦对不起著者,还是由他们自去搭配。若没时间,读懂自己即可,比前面都好。 四 直觉是诗,是激情。我们感官触及的世界才是对人有直接影响的,但也不能忽视知识、科学对感知判断招商果岭的左右,利用这些触须,我们似乎触及更为广阔的领域;科学加长了我们的手臂。 我们对科学的依赖、确信不疑,有可能将科学推崇成一种新宗教,这种“宗教”以比之前任何宗教都强有力的“牺牲”精神,攫取人类的身体、欲望、信仰,它广泛的存在漫延到生活的所有细胞,直至你被牢牢缚住,竟怀疑起直觉的真实。 五 博尔赫斯在《两个国王和两个迷宫中讲到,沙漠才是比层墙更可怕的迷宫。那么城市也是个迷宫,建筑的、思想的,里面布满环形隧道,站在天空的高度才看得明晰。 在某自然博物馆,仿真“树架”上插满各种鸟兽标本:鹰、豹、山猫、蝴蝶,水下有鳄鱼、海星,游人围着盘旋楼梯上下,透过玻璃罩摄影参观,母亲教孩子认各种生物。我听见它们的吼声、咆哮声。人类会造出安徒生的机械夜莺,对此,时间和我都不怀疑。 六 此时我正在石柱的走廊散步,脑子里抓着几条思想线索爬行;如果像艺术家那样追求完美,此时的语言就无法准确反映思想。 好吧,告诉你我眼前的景物:廊檐左侧是渐呈衰落的钢铁工厂,绿皮屋顶,狭长矩形的白墙;走廊末尾草地上躺着个碎了半边的陶罐。对于我,这是些“现代自然”,我受不了封在玻璃或墙内,而宁愿听机器嘈杂的噪音,它们让人感觉到存在。 那些了解生活热情、深趣的人,是善于将身边单调风景、人事陌生化的人。 七 帕特农神庙的廊柱如今还余几棵?倾圮、剥蚀,青草爬满雕像?古希腊的渊薮流至今日,大概像羼三份水的葡萄酒一样,味道极淡了吧!其它古国呢,更淡了吧;越来越淡,然而淡不尽是坏事,只是要把“酒”改唤作“水”。 八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所罗门在幼发拉底河畔喊出:这一切都会过去。在哪条河川并不要紧,这乃是无所不在的时间之河啊!在远古时代,时间被像蛋糕一样按年月切碎之前,古民们抓不涉外行政诉讼案例分析住时间厂内衣,能明确指出的只有“现在”。但那才是纯粹的时间,教人陷入绝望的时间,像荒芜无尽的空间。 我更愿把时间比作奔流而下的瀑布:“过去”已然流走,“现在”永不平静,抓不牢,“未来”正向现在俯冲。 九 我没到过海边,但童年记忆中,那次姨夫家水库里坐船的印象,就是海。渐次开阔的河滩,到极缓处,便是耒耜状的水库。两岸随视线朝相反方向愈隔愈远了,尽是青葱的松林;右侧山脚下掩映的盘山路,黄土如带。一切都俯身到碧水里了。渔船晃荡,水波、清新的风荡开了——我才七岁,我以为看不见的海那边有着美好的一切。 我想表达什么?印象!它们刻在时间的岩岸上。未来见到真的海时,我仍将以那印象为初的海。 十 中国小说的主角往往是文人,于心思冥想中现情之深入;西方的小说主人公喜欢是医生,以身体体验为基础,照见灵与肉之高。 十一 我们这样漫无边际的走着、谈着,长廊将引向何处?不要为此烦忧,重要的是抓住灵感突现般的意象,生活整体我们无能为力;就像中国古代的笔记、小品,冷不防地将你从牵牛星带到西泠印社,又蓦地指给你看堂前花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